系部动态

系部动态

当前位置 :  首页  系部动态

我系教师出版非洲法语文学译著

来源 : 法语系     作者 :      发布时间 : 2019-06-19     浏览次数 : 10

近日,非洲人文经典译丛首批成果陆续出版,其中包括汪琳博士的译著《一封如此长的信》与朱志红老师的译著《听阿玛杜·库姆巴讲故事》。

非洲人文经典译丛从“20世纪非洲百部经典”的名单中选择数十部文学、语言学、政治学、社会学、哲学、人类学等领域的著作进行翻译,由我院与非洲研究院合作推出,第一批作品入选2018年国家出版基金,受到《北京青年报》的重点报道和关注。


作家简介:

塞内加尔女作家玛利亚玛•芭(Mariama Bâ1929-1981)一生只完成了两部法语小说,两部都是非洲女性文学的经典之作。她曾在小学任教职多年,后加入妇女组织协会,成为一名社会活动家。1979年,她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小说《一封如此长的信》(Une slongue lettre),次年就在法兰克福书展上获得了第一届诺玛文学奖。小说名列“20世纪非洲百部经典”中“最伟大的12部作品,被译成20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在法国亚马逊“非洲文学”类作品中销量排名第二。西非杂志力赞该作“不仅深刻反映了非洲女性的生存境遇,而且具备毋庸置疑的文学品质,将其置于非洲最杰出的小说行列绝不为过”。1981玛利亚玛芭去世,遗作《猩红之歌》(Un chant écarlate)亦于同年出版,获当年的黑非洲文学大奖。芭的作品讲述一夫多妻制的丑恶,以及女性作为这一习俗的牺牲品所经历的痛苦。


故事梗概:

小说以主人公拉玛杜莱的丈夫心脏病发去世而拉开序幕。在葬礼过后,伊斯兰教要求寡妇单独过四个月零十天的守制生活,拉玛杜莱便开始向远在华盛顿的好友阿伊萨杜写信,回忆两人的过往,以排遣内心的痛楚和寂寞。隐居结束后,拉玛杜莱相继拒绝了两个人的求亲,分别是丈夫的哥哥和自己年轻时的追求者,因为他们都是一夫多妻的拥护者。小说的最后一章,阿伊萨杜即将返回塞内加尔,这封“如此长的信”也就相应而止,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精彩节选

如果说现实中梦想随着岁月的推移而逐渐破灭,我们的回忆却始终停留在我的脑海里,珍贵无比。

你可还记得?——过去的回忆带来情感的汹涌。我闭上眼,感知如潮水般袭来:炎热与晕眩、嘴里的甜美、青芒的微辛、轮流的啃咬。我闭上眼,图像如潮水般袭来:你母亲离开厨房,赭色的脸上布满汗珠;女孩们从水井边归来,浑身湿透,三五成群结伴聊天。

我们俩从小到大走的都是同样的路,路上铺满过往的回忆。

朋友,朋友,朋友!我叫你三次。昨天,你离了婚。今天,我成了寡妇。

莫多死了,我不知从何说起。我们无法预知命运。命运在既定的时刻到来,带走所选之人。命运会迎合你的期许,带来圆满与感动。可更多的时候,命运会打破平衡,带来伤害,我们只能忍受。那天,命运用一通电话颠覆了我的人生。


购买链接

http://product.dangdang.com/26509974.html 




作家简介:

塞内加尔作家比拉戈·迪奥普(Birago Diop, 1906-1989)毕生致力于将西非传统文学改编成法语,讲述寓言、传说、史诗等体现非洲传统价值的故事,重塑非洲壮丽雄伟的过去。他曾在法国学习兽医学,在巴黎投身黑人性运动。回国后,他在桑戈尔的总统任职期间担任塞内加尔驻外大使,同时在文学和政治领域赢得声望。他编撰的《听阿玛杜·库姆巴讲故事》(Les Contes d'Amadou Koumba,1947)、《再听阿玛杜·库姆巴讲故事》(Les Nouveaux Contes d'Amadou Koumba,1958)、《传说和谜语》(Contes et Lavanes,1963;1964年获黑非洲文学大奖)、《阿瓦故事集》(Contes d'Awa, 1977)等被誉为为了解黑非洲精神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道路。桑戈尔称其在翻译成法语的过程中,一方面发挥了法语的优雅和精妙,另一方面又保留了黑非洲语言的所有特质


故事梗概:

本书是作者以童年时期听到的格里奥——阿玛杜·库姆巴讲的故事以及在西非几个国家担任兽医期间接触到的一些引人人胜的民间故事为题材,再创造的格里奥风格的故事集。以口头语言讲述为基础,糅合了散文、诗歌的体裁,这正是本作品魅力之所在。这些故事把幽默、幻想和现实组合在一起.大多数故事的主人公是动物,每种动物都被赋予人的某些性格,但事实上故事描写的是人。故事呼唤诚信和守诺,还抨击了割礼对人的摧残。愚昧的传统和信仰根深蒂固,要与之决裂必须足够强大,否则反会被其吞噬。


精彩节选:

其他像曾经的我一样的孩子们,其他像我的长辈一样的大人们都在听故事,脸上带着相同的渴望,被燃烧正旺的柴捆映照着。其他一些老年妇女,其他一些格里奥经常讲这些故事。大家齐声重唱的歌曲一再中断故事,常由达姆鼓的咚咚声伴奏,或由颠倒的葫芦来强调。偏僻荒漠区吹来丝丝阴风,相同的恐惧侵袭着听众,相同的快乐引发阵阵笑声。恐惧与快乐同时在无尽的黑夜包围下的非洲村民的心中时隐时现。

听众包括我以及我看到的人,有的专心,有的骚动,有的沉思。我之所以不能把气氛带到我的故事中,是因为我长大了,步入社会,不再是一个纯粹的孩子,也没有能力构想神奇。我尤其缺乏的是老格里奥的声音、激情、手势和面部表情。


购买链接

http://product.dangdang.com/27865725.html  


                               撰稿 汪琳

                               编辑 付晨晨